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网站地图

返璞归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女孩 手机 电脑
返璞归真网 首页 玲珑山村 查看内容

1978乾县龙卷风幸存者回忆录(中)

2016-6-27 23:43| 发布者: 一派之主| 查看: 481| 评论: 0

摘要: 五叔大声问我什么我不记得了,然后他拉着我走,我想问去哪儿,但一点力气都没有。 那些人跑啥呢?我想不清楚;还有那些人发疯一样的哭喊啥呢? 地上怎么睡了那么多人,他们也困了吗? 对面好像爷跑过来了,他看见 ...

五叔大声问我什么我不记得了,然后他拉着我走,我想问去哪儿,但一点力气都没有。
    那些人跑啥呢?我想不清楚;还有那些人发疯一样的哭喊啥呢?
    地上怎么睡了那么多人,他们也困了吗?
    对面好像爷跑过来了,他看见我俩哭啥呀?他拉着我俩的手说咱回家,我说我走不动了,他就背起我走。
    迷离中看见婆、妈还有一些人都在家门口,但不知道大家为什么看见我都失声惊叫,只记得我妈让我坐在门槛上就匆匆地跑进屋,又匆匆地跑出来,往我嘴里喂了些药面,端水让我冲下去,又往我脸上、头上、脖子上抹了些。我记起来了那是家里的云南白药,以前小刀子划破了手就贴的它,可是从来没有吃过,这味道咋这么难受,想着就一下子吐了出来。我妈又给我喝了口水说冲冲,我咽下去但很快又全部吐了出来。我眼前又是一片昏黑。
    朦胧中觉得妈抱着我跑······一会儿她跟谁说什么,又让我吃药,药丸很大,我费了好大气力地还是咽了下去······怎么老是摇晃?还有拖拉机的声音······怎么还有外爷的声音,那几个人都是他家隔壁的······晃动,怎梦不停地晃动,还有妈不停唤我的名字。
    头好痛!木木的;谁拿什么扎我下巴,还问我疼不;妈不停地唤我的名字······我不想喝,难喝的很。妈说是牛奶,喝吧喝吧,心里好难受,不停地吐,吐了还难受。妈还在不停唤我名字······怎么又摇晃呀,我听见我吗唤我的声音,想睁开眼但好困,怎么还有穿绿衣服的人呀?
    一群白衣服的人,一群绿衣服的人。绿衣服,白衣服。白、绿······
    好像是舅舅的声音,还有大,还有弟弟。有人摇我胳膊,那是弟弟。哥你吃泡泡糖吧,还能吹大呢。弟弟不是跟大去了宝鸡了吗,他怎么也在这儿?
    当完整的意识再回到我身上的时候,已是七天以后了。那天睁开眼睛,我发现四壁雪白,味道好像怪怪的。我想动一动,浑身还是困。
    娃呀,你终于醒来了!我定睛看见妈还有大和弟弟站在我跟前,我说妈我饿了,妈笑了,大笑了,弟弟也笑了······
    我是在武功县人民医院治疗的。一个大病房里住了六个人,我的伤主要在头上,额头划了两个口子,左耳朵后一个口子,下巴底下一个口子,头上一个口子,左脸和耳朵蹭去了一大片皮。另外那七个分别是我同村或者同乡的同学,他们两个骨折、两个腰伤,一个跟我一样头部受伤,每个人都有一两个亲人照顾。
    那天大风过后爷跟五叔领我回家,妈看我满头满脸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样子吓坏了,抱起我直奔公社医院,哪里还有什么医院?医院也已经倒成一片了;再跑到大队医疗站,医疗站虽是一片狼藉,可房子还没有倒塌,那里早已聚集了很多伤者和死者。妈苦苦哀求,要了一些止疼消炎的药让我吃下。又抱起我坐了一辆拖拉机想到附近的凤安医院去,幸好开车的司机是我舅家村里的人,认识的。车上还躺着两个,妈后来说他们其实早就断气了。路过舅家村的时候,妈碰见了我外爷。外爷也吓坏了,忙让两个邻居帮忙把我送到了凤安医院,凤安医院也早已挤满了伤员,大部分人还被安排到医院隔壁的合作社的库房里。舅舅那年在他邻村的中学教书,听到消息后从学校十里路跑到了医院。由于我头部肿的厉害,加上不停呕吐,凤安医院只给我做了简单的包扎和缝合处理,连夜晚我又被一辆军队的救护车送到了武功县人民医院。
    我大是风灾当天听到消息后就带着弟弟赶回家的。他在杨凌下火车后,听说这里医院住了不少的伤员,就去找。虽遇见一位同村的人却误传了消息,他说是你儿子不要紧,只是女子可能被砸死了。大就又匆匆回到家,看见我妹子倒是无事,只是擦破了点皮,大的眼泪一下子又流了下来。家里的除过灶房的屋顶被揭去外,其他倒还完好;大同时也知道了我已被送往武功医院的情况。简单安顿了家里之后,就带着弟弟来到医院。我那时还在昏迷中,医生告诉大,说我是严重脑震荡,即使好了以后,恐怕脑子未必好使了。
    在武功医院我住了二十多天,期间有不少省市县一级的领导来慰问,送来了不少平时很少见到的饼干蛋糕白糖苹果等好吃的,当然还有书籍,记得我最爱看的还是那本《颂歌献给华主席》。也有附近的村民来看望的,许多人听了受灾惨景、看了伤者状况,禁不住唏嘘感慨,朴实的人们没有华丽的辞藻来安慰,说的最多的还是娃令活一世人了之类,临了再拿袖子陪着擦把眼泪······直到现在我还念念不忘的,是那时候医院的医生护士对我们怎么那么好,照顾得那样周到!以至于我现在对于武功的乡亲,不管认识与否,一见面就有一种难于言状的亲切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QQ|简洁|wap|花园|返璞归真网 ( 陕ICP备13004819号-1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04号

GMT+8, 2017-11-23 02: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