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网站地图

返璞归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女孩 手机 电脑
返璞归真网 首页 玲珑山村 查看内容

1978乾县龙卷风幸存者回忆录(下)

2016-6-27 23:44| 发布者: 一派之主| 查看: 251| 评论: 0

摘要: 二十多天后来我出院回到家,看到我昔日的学校已经不复存在,看见我昔日里美丽的村庄已变得千疮百孔,原来翠绿茂盛的树木像是被火烤过,村东头几棵大树被连根拔起,我那熟悉的村子竟又是那般陌生!凡遇见村人,不管过 ...
      二十多天后来我出院回到家,看到我昔日的学校已经不复存在,看见我昔日里美丽的村庄已变得千疮百孔,原来翠绿茂盛的树木像是被火烤过,村东头几棵大树被连根拔起,我那熟悉的村子竟又是那般陌生!凡遇见村人,不管过去谁与谁家有过过节,此刻都是那样亲切!村子里死了七八个人,隐隐的还听见谁的母亲在哀哀哭喊。
      这次灾难中我永远失去了一位好伙伴!他是四伯的二儿子,大我一岁,和我从小玩到大,我叫他宇哥。那天四伯四妈听我回来了,四妈躲在家里没有出来,四伯只是摸着我的头,定定地看我,一句话都不说。我看见他眼睛里湿湿的。后来我几次还梦见过宇哥,我甚至幻想有一天他会回来再跟我一起上树凫水逮蚂蚱······后来从村人口里知道,宇哥是在教室里被砸死的,刨出来的时候头已经没有了人形。
    那天的风灾范围虽然只限于公社学校商店医院和周西、周北村,方圆不过三里,但人员财产损失严重。公社商店医院完全成为废墟,周西周北两村部分房屋倒塌。最严重的是学校,建筑物全部倒塌,近千名师生全被埋在废墟下面。后据统计,风灾造成八十多人死亡,重伤三百多人,轻伤无数。死伤者当中绝大部分是学生。我们学校两名教师死难,其中的上官毅老师曾教过我算术和音乐,本来再有一个多礼拜就是他跟本校一位女教师的婚礼了。我班死亡学生一人,是全校最少的。
    事后各种传言纷起,说这灾难本是黑龙过境,因为当天晌午吃罢饭的时候,有好多人就看见天空从西北往东南直戳过来一根黑色的柱子,又像一条巨龙,头快到村子上头了,尾巴还在十里以外的临平方向哩。还有的说大风刮过去破坏的的只是三百米左右的宽度,分明只是龙尾巴扫了一下而已······加上周西村一家的孩子灾后几天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谣言更如雨后春笋一般,有人说是因为文革时候当地人曾经拆过一座庙,并在原址上修建了人民公社机关。现在上天震怒降下这次灾祸,至于那个孩子,是老天收上去充做人质了······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好在不久那孩子的尸首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于是这谣言也就慢慢地平静了下去。
    后来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我知道那就是龙卷风。龙卷风是一种强烈的、小范围的空气涡旋,是在极不稳定天气下由空气强烈对流运动而产生的,由雷暴云底伸展至地面的漏斗状云(龙卷)产生的强烈的旋风。龙卷风的影响范围虽小,但破坏力极大。它往往使成片庄稼、成万株果木瞬间被毁,令交通中断,房屋倒塌,人畜生命遭受损失。但我费解的是,以往人们多认为龙卷风发生在沿海地区的五六月,像1978年的那次发生在内地且在三四月的灾难实属罕见!
    也许正是人老几辈闻所未闻见所所未见的缘故吧,事后想想当时人们在灾难来临之前竟是那样无知,有人说当初要能看懂那股黑云的话,把学生领过一百米以东的水渠,就死不了那么多人了;当灾难忽然降临之时生命竟又是那样脆弱,那些土木结构的房屋怎能经得起十一二级的大风的摧折呢?即使在灾难之后的救护也仍是杂乱和盲无组织。据说大风之后,人们几乎同时惊讶地发现不见学校了!于是都是哭天抢地地奔那片埋藏众多生命的废墟而来,你涌我拽,胡乱踩踏,致使不少孩子竟踩死、捂死在砖块下面······还有对伤者救治的不及时等,也都无辜损失了不少宝贵的生命。
    那场灾难之后,各地支援的人员和物资不少,一个临时性的帐篷学校建起来了,教师中有不少是外调来的,学生们都发给了崭新的书本文具,废墟上再一次响起了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只是好长时间里,稍有刮风,孩子们往往会惊叫着从帐篷教室里四散而出······由于我们周北村及邻近的公社、商店、学校、医院等破坏严重,地方政府决定周北村和上述单位北迁到约二三里外的地方,并仿照礼泉县袁家大队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模式,统一建造村民住房。这种土洋结合的建筑在今天看来实在算不得什么,但在上个世纪还没有富裕起来的关中农村,确实称得上一件新鲜事儿。能住上洋楼是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对此方圆的百姓的确曾经羡慕过好一阵子呢!这或者也算是大悲之后的一件大喜事吧!
    时过境迁,当我三十多年后再回忆起那段痛苦经历的时候,我的心禁不住还在隐隐作痛,并非仅仅因为这场劫难在我身上留下了永远不能抚平的创伤让我曾经九死一生的缘故,想想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其中也包括我那位儿时的好伙伴,他们如今早已是骨化为泥了吧,但他们留给生者的痛苦记忆恐怕此生都是不会磨灭的。还有那承载着我许多童年回忆的小乡村,今天早已变成农田或是果园了。然而当我每次回到故乡,总是要情不自禁地来到那片曾是我降落这个世界而又差点失去生命的地方,默默注视,暗暗祈祷。
    我愿那些逝去的亡魂永远得到安息!
    也愿我的父母之邦永远祥和与繁荣!
    我也将永远感念那些曾经给与我无私救助与关怀的人们!
 
                                                             2010年元月 于泾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QQ|简洁|wap|花园|返璞归真网 ( 陕ICP备13004819号-1  

GMT+8, 2017-1-20 22:00 , Processed in 0.460568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